当前位置:ccg奇闻网 > 奇人异事 > 手机访问:m.ccg2006.com

本人亲身经历的最惊悚恐怖的灵异事件,慢慢述来!

来源:www.ccg2006.com时间:2021-01-10 12:51:31奇闻指数:编辑: 手机版

   本人亲身经历的最惊悚恐怖的灵异事件,慢慢述来!
1
    我居住在十分偏僻的河岸边,几乎无邻居,两年前我和孩子两人在深夜倒垃圾,孩子开铁门后把著门,我用铁锨把垃圾送往河边,到路台边时我左右看看空无一人。我走过小路倒了垃圾,转身就看到5米远处突然有一人走来,我心中生疑,就站在我家门前路台上看此人,体形高且瘦,头发披肩,身着黑衣,飘飘荡荡与我一尺擦肩而过,我院有灯,孩子站在门边,此物居然没有转头看一眼,而我未看到它的脸,我随转体看它背影心中一惊,发现它衣服如同挂在几支棍子上空空荡荡,我赶快拿过孩子手中的强光灯想追上去照亮看个究竟,但追过拐弯处照射时已无影无踪。赶快回院子里插上门,我与孩子都认为不是人。
    2
    从此事向前推两个多月的时间正值12月中,我们这里晚上经常起大雾。有天夜9时许,我牵了一藏獒去2里外接孩子下班,走着雾越来越大,无行人。当我走到已搬迁的药校空楼外时,迎面过来一人,横向距3米许,我隐约看着明显是我表弟祥,可对方并无问候之意,我心中十分怀疑(其家在200米外),就准备打招呼,它扭脸两眼一翻血红闪光,我当时就蒙了,我的藏獒就疯狂地作势要扑击,我立即强拉着藏獒远离此物到了大路西边,此物就势坐在了冰凉的楼台阶上低着头。我接到孩子沿路西边绕行而过。我后来见到祥曾问过他,他说绝对没有出来。
    后听说此物所坐对面一超市楼梯下晚上经常会出现一大团雾似抖面粉袋状,而且无论阴晴门口的探测器时常会无人状态下自己呜叫不已。
    3
    我原为藏獒居住在偏僻的北郊外的水稻田中间,后搬往现住的新汴河边。据附近人说此独院原主家因20岁的儿子暴病身亡,家中不得安静,非常害怕搬走。我住在此院后未见太大异常,但经常有小物件找不到。5年前的冬季中午,我躺在床上看电视,手握遥控器放在两层被子中间,忽然睡着又惊醒了约5分钟,但右手的遥控器不见踪影,反复大找到处不见。两个多月后,我家藏獒从大柜下面拖出了一个装满废纸的袋子撕烂,废纸摊了一地,电视遥控器就在废纸堆里,极端怪异。后来我就把黑獒挪进了住室。
    本人亲身经历的最惊悚恐怖的灵异事件,慢慢述来!灵异第5张
    4
    2006—2007年我居住在北郊的水稻田中,租住的农家独院约1亩地,北边2000多米、东边1000多米、南边200米皆是水稻田,仅西南角30米外是房主的住房后墙。去之前就听房主妻子说每每孩子父亲不在家都非常害怕,我当时没太在意。住进去后我才理解了“非常害怕”的含意。
    在此院住了几天后,我的群獒在院子中间围成一个园圈,头向里、脸对脸足两个多小时,活像圆桌会议。到了夜里睡觉前,最凶猛的头獒前出10多米卧在了院子正中间,走廊两头的屋门分卧著中等个头的藏獒,个头小的卧在了中间正门前,把屋子严密的看护起来。群獒显然感觉到了威胁?
    荒郊野外的孤院每到夜幕降临后就显得阴森森的,令人心神不安。没过几天我就发现东屋厨房的照明灯每天早上都是亮着的,而我明明睡前都关了厨房的灯,很显然是在我关后自己开了灯,我当时想是因后半夜潮气上升导致的。但我加强了观察,发现此灯深夜时亮时灭,活像有人在拉开关,致使群獒时时狂吠。有天深夜我进厨房给群獒接水,灯是开着,关了水龙头眼角一扫,看到右边楼梯下洗澡间里墙上贴著长长的一条黑影,好似一个女人。我站在电灯的正前方,马上意识到右手绝对不是我的影子。我十分紧张,立即倒退著出了厨房,牵了两条黒獒进去,两獒直扑洗澡间狂吠不止,但已看不到黑影了。
    虽然已经知道厨房闹鬼,因此院偏僻、藏獒凶恶、又交了一年房租,还是决定继续住下去。转眼在此院住了5个月了,厨房里的灯一直时亮时灭,但那个黑影没有再出现过。
    到了9月,院墙外有人家盖房,其兄替其看守工地。有天其兄找我,问我是否夜里不睡觉?是否知道东屋(厨房)经常开关灯?我说:“当然知道,但不是我们开关,是灯自己在开关!”他说:“这几天看见那灯一明一灭,天天把我吓得躲进工棚里不敢出来,你就不知道那院闹鬼?”我说:“知道,但不是院里,就是那间东屋里,我见过一次。”如是描述了一番。他说“你搬来后就没有打听过?”我实话实说:“我打听几个人,都吞吞吐吐的,不敢说?”他说“怕吓着你,我也不给你说了?”我说:“我们不怕,你那边如出什么事就大声喊我,我牵两条獒去帮你!”他说“我把工棚挡严实,绝对不出来也不再看那间屋了。”
    由于我亲眼看到过一次,所以对隔壁的话深信不疑。农村地处偏僻,日常活动的人口少,村民对灵异问题都是闭口不谈,很难打听清楚出此院的真实情况,据此院远离村子其他住宅判断,过去很可能是一片被平整的坟地。
    对此我首先彻底切断了厨房照明灯的电线,根除了一明一灭的恐怖景象,从卧室另外专拉一条电线进厨房,开关在卧室;又把我平时练习武术的七星龙泉剑抽出来挂在厨房墙上;与家人约定每进厨房都带进去一獒(单独留在厨房喜人立扒案板和灶台),确保了厨房不出问题。
    隔壁的房子盖了个大概就停工了,也没有人搬去住。
    有天晚10点多钟,孩子在厨房淋浴,我在最西头屋子扫地。突然隐约听到孩子在大声喊叫,群獒也狂吠起来,急忙扔下扫帚跑过去,喝斥住群獒,听孩子说房顶平台上有落石子的声音,我细听确实象指头肚大的石头落下来,急忙抽出七星龙泉刀,手持强光灯,拉开楼梯(在厨房外边)挡板,群獒蜂拥上了平台,群獒吼叫着向后墙外和东墙外探看,我用强光灯远近反复照看,又扔了几块半截砖均无人,然后仔细的检查了平台,平台上干干净净,没有任何石子和杂物。我十分疑惑,第二天又把平台彻底清扫干净,以后隔三差五会有这石子落平台的声音。
    渐渐地习惯了这略带不安的生活。转眼到了12月,群獒都挪进了堂屋的厚草垫上。这年的初冬北风凄凄,阴雨连绵,小雨夹着碎雪下个不停,乡村到处是一片泥泞。有天深夜刚过12时,孩子突然在卧室小声叫我说:“你仔细听听,房后面有脚步声?”我侧耳细听,雨雪打在树叶声中时时夹有一步一步的脚步声,还有拨动矮树枝的声响,十分诡异。我心中突然紧张起来,我对孩子说:“这房后是斜坡,盖房时的碎砖头到处都有,高低不平;地上长满了一种扎人的攀爬类野草,非常缠小腿;矮树枝密密麻麻,白天进去都很艰难,夜里不可能走人。”但这个脚步声却顶着雨雪在房后来回不停的慢慢走动。因房后是一望无际的水稻田,高高的后窗户已被封住,无法查看。我既紧张又狐疑,决定拿上龙泉单刀、强光灯,带上群獒上房顶平台上查看,但孩子无论如何都不让上去,我只得作罢。群獒没有出声,但十分警觉,两只最大、最凶恶的獒自已拨开屋门出去了,一只蹲在门前,一只冒雨从厨房门前开始一步一步沿院墙搜寻起来,搜遍了每一个拐弯抹角之处才回到屋门前,两獒顶着屋门卧在了走廊上。屋后的脚步声一直不停,我也无心睡觉,等到深夜3时多,屋后诡异的声音消失了。小雨雪仍在淅淅沥沥不停地下著。第二天一早起床冒着仍在浙沥的小雨就出了大门,急急去房后面察看。收割过的稻田里满是泥水,踩着围墙外泥泞黏鞋的水稻田埂,我一步一步艰难地挪到了房后面。房后地上有许多碎砖,攀爬类野草互相纠缠着,矮树丛到处都是,还有一人高的树枝四处伸展,我试着前行,或低或高的树枝挡在脸前,不是被泥泞黏着脚就是被野草跘著腿,或是踩在碎砖上站不稳,很难下脚,根本没有正常的脚步声。察看毫无头绪,很难想像昨夜是“人”冒着寒冷的雨雪在这种地方来回踱步3个多小时。
    数月后,终于搬离了这个令人紧张的农舍。
    5
    早年我家在市中心区,是一幢两进式的四合院,房子高大,院子宽畅,上房和厢房都有走廊,走廊都带有花格的栏杆,在市里是上等房。1958年国家收走,我们搬到外面租房居住。1967年文革中又被搬到了南郊工厂区的边缘,再往外就是农田。房子是红砖红瓦的简易排房三排约30户人家,无厨无卫,周边无其他住家。1974年11月21日夜,就在这偏僻的小院里发生了令我终生难忘的极为恐怖惊悚的一幕。
    此院在建房前是一片菜地,据说原是蔡屯村的坟地,“人民公社化”后铲平了所有的坟头改为农田。东边、南边是原火柴厂后墙,西墙外是某空降兵的马车班,搬走后成了一片荒地。
    1974年10月开始,住户们在深夜12时后都陆续都听的屋顶瓦上有脚步声(包括我家),继而发展到有拍门声,以为是小偷,全院男人按约定各拿棍棒出来,但开门后却不见人,大门外也不见人。居民们由于害怕而聚在一起议论,3排的说从后窗户看到我们2排房顶上有一个像肥羊的白色影子从西向东爬行,恐惧的气氛立即笼罩了全院。每到天黑7点多钟家家关门闭窗,0点钟下夜班工人也约定都在厂门口集合,集体回家。
    我们这条路是为石油仓库专修的,路北500多米无任何住家,仅有一座1958年“大炼钢铁”时修建的巨型水塔,因倒闭而荒废了近20年,院门紧锁。路南仅我们的院子,其他无人家。又过了几天,一大早大门口传来人声吵杂的声音。我以为有事急忙过去观看,听到下夜班的人说:夜里12点多夜班工人聚齐回家,进了大门就看到从女厕所出来一人向大门走来,梳两个长辫子,穿着灰白色衣服,因无路灯看不清楚,大家一惊停步发楞,这人快步过去出了大门拐向西。
    大家片刻清醒过来,既害怕又奇怪,领头的李师傅说追出去看看,一窝蜂地出了大门,看到此人已穿过马路快到大水塔院门,等众人过了马路,眨眼之间这个人已经不见了,远近都看不到。李师傅胆子比较大,说去看看水塔院。大家走到大门前看到的是双门紧闭铁锁赫然在目,一干众人不假思索转身便跑。
    所以今天一早就提醒各家务必注意,晚10点后不要单独一人去厕所,最好多人结伴。
    接下来的日子里每到晚间是家家恐惧、人人惊慌,我家前后门窗都钉上了厚布帘,也改变了晚睡的习惯早早睡下,到半夜起来坐在床上等著……
    1974年的11月21日晚,因连日来一直睡眠不足我躺在床上便进入梦乡。不知多长时间似梦非梦中听到了胡同里的脚步声由远处走来,突然惊醒,一身冷汗,看了一眼夜光表已经是深夜12点40分了,就立即下床,外面的脚步声已经到了我家门前,我抢步站在了大棍顶着的外屋门后,就听到竹帘被掀开碰到墙上的声音,紧接着来物开始用力推门,外屋门被推的“哐啷哐啷”直晃。当年屋门上边是两块方型玻璃,门里边是简易的铁皮门闩,极不结实,如果不是大棍顶住门后很可能就被推开。偏偏我家门上玻璃碎掉一块3寸大的三角,来物推不开门就把手从空三角处伸进了屋里,离我的脸仅1尺,用力地撕扯这个颇厚的大布帘(1米5长),发出了极大的类似猫爪子抓布的声音,由此我肯定这不是人手而是一只人手大、有长指甲的爪子,似乎要把厚布帘抓掉。家里人都非常惊恐,嘶声喊叫前后及左邻来帮忙,但无人应声。我眼盯着大爪子,看它根本没有退走之意,就伸手抓起了身后唯一能拿到的2尺长木棒,用力砸向那只布帘后的大爪子,只听一声巨响,玻璃被砸得粉碎,没有受伤的嚎叫?没有竹帘的响声?也没有逃走的脚步声?就如同没有任何事情发生过一样安静?我奇怪之极,进小厨屋找到大菜刀,就想开门去看个究竟,但家人都不让出去,我就拉了把椅子、手握大菜刀堵著屋门一直坐到天亮。天亮后开门查看:窗框被打了个半寸的深坑但无血迹?竹帘上无血迹?门与竹帘之间掉落的碎玻璃上地无血迹?院里、胡同里的地上也无血迹?
    同院有人来询问,我简单的给大家讲述一遍。李师傅家后窗户正对我家屋门,其岳母说:“你家喊人时他女生(妻妹)站在床上看了一眼,吓得一下子坐在床上,用被子蒙着头,问什么都一声不坑?”从此这个十六岁的小姑娘就没有清醒,大约半年后去世。
    家人为此都请假在家没去单位上班。我心事重重睡意全无,草草吃过饭立即出门。我决定去请人“捉妖”!
    我刚刚悟出了一直缠绕在头脑里30多年的疑问:为什么此“妖”偏偏袭击我家?领头追到水塔院门口的是李师傅,而李的住房与我家在相同的位置但在前一排,就是李家后窗户正对我家屋门,李家屋门我家一模一样,此“妖”找错了屋门!
    此时正值文革时期僧道巫师、江湖术士俱遭严禁,“捉妖”无从谈起。我所谓的“捉妖”就是找几个同学,试着解开这令人难以置信的诡异事件。
    当天夜幕降临之后,我的5位同学一个一个悄悄地陆续来到我家,崔周两个做保卫工作的随身带来了手枪。我们在一起议论了头天深夜的细节,决定开门待“妖”。过了夜11时,我们悄无声息地打开了屋门,隔着竹帘子注视著院子动静,倾听着周边远近的响声。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12点、1点,没有任何动静和声音,快到2点时,我院西墙外有了脚步声,紧接着迅速上了我家后房坡,轻轻地坐了下来,我们进了西屋在下面听得淸清楚楚。妖人坐在后房坡不再走动;我们始终无法看到后房坡,时间长了遂决定4个人出去探查,2个人在屋里继续监听后房坡的声音。我熟悉环境带着保卫们蹑手蹑脚地溜出院子,一路四处查看出了大院门,来到了能看到我家后房坡的西北角,我们4支手电简一齐照向我家后房坡,房坡上空空如也,什么都看不到。确认之后我们打着手电简搜遍了废弃的马房和荒地,一无所获。我们回到家里之后,守家的2人说没有听到任何走动声音,妖人消失了。至到天大亮再也没有发出任何响动。
    大家心有不甘,决定到夜里继续蹲守。
    11月23日的夜晚同学们陆续来到我家,大家商定分两班,一班睡觉一班盯着,但无人能睡着。开着屋门,隔着竹帘子看院子虽无异常可总让人感觉著不舒服,从11时一直等到深夜3时,在我家房子周边没有任何动静和声音。眨眼之间,一只黄鼠狼已经直立站在了距房门2米的院中间了。我们6人都坐在竹帘子后面居然没有看到黄鼠狼怎样到的?只见这黄鼠狼两只前爪合拢对着屋门连拜几下,转身上了西墙头瞬间消失了!我们看得真真切切甚感惊讶。听到远处的公鸡打呜,我们神经方才放松,将就著打了个瞌睡,天已大亮。
    同学们仍觉不放心,又连续来家帮我蹲守了5天,这5天的夜里平安无事,没有任何诡异的声音和动静。我们商定各自都在家好好休息,发生异常情况后再来相帮。我身心疲惫之极,虽躺在床上仍无睡意,又把近两个月的诡异情况仔细地分析了一遍,发现妖邪最活跃的日子是20、21、22、23这4天,都是月黑头。此后的日子里我家房顶仍然时常有脚步声走过,但没有再专门针对我家。
    很快进入了12月,自从妖人被我一棍打散后,院里半夜无端的拍门声没有了,但房上的脚步声依然时时响起,全院人依然惊恐不安。
    12月19日晚我的同学们如约来到我家,仍然开门蹲守,连续5日仅仅听到房顶有脚步声和远处传来的女人哭声,再无其他诡异的状况出现。5日后大家疲惫不堪,只得结束了蹲守。
    以后院子里的情况依然如故,人们在文化大革命中不可能找到住房搬家,虽然害怕但却无奈,生活还得继续下去,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
    接下来的数年中,本院不到30户人家100多口人的小院有1个年轻姑娘被吓傻死亡(后窗户正对我家);4个人喝火碱自杀,3死1残,其中两个是亲姐妹(正对我家后窗户);许多人没有活过60岁。
    这是一处不祥的凶宅院落……
    THEEND.
    >本人亲身经历的最惊悚恐怖的灵异事件,慢慢述来!
奇人奇事未解之谜世界之最奇异生物宇宙探索

本月排行

奇人异事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