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ccg奇闻网 > 娱乐八卦 > 手机访问:m.ccg2006.com

被按摩师玩弄到潮喷 前任的分手炮很厉害

来源:www.ccg2006.com时间:2020-08-17 11:54:50奇闻指数:编辑: 手机版

今天周末夜,老婆大人出门跟姊妹狂欢去了,留下我与小公主独自在家face to face,刚完成哄睡觉任务而已。
来分享一下我消失这阵子的一些琐事,以及我们趁疫情稍缓去垦丁玩的趣事吧!
--------------------------------------------
先从阿正刚交新女友说起好了。
被按摩师玩弄到潮喷 前任的分手炮很厉害
其实我不太确定他们什么时候认识的,等他们确定在一起后,阿正才把女友介绍给我们认识,当天两人早上说要来拜访,下午就杀下来了,我跟老婆大人还睡眼惺忪地接客,怪不好意思的。阿正的新女友,姑且就称作小瑀吧。我对小瑀的第一印象,是蛮安静有气质的女孩子,话不是很多,时常静静的在一旁聆听我跟阿正的谈话,一度让我以为这女孩子是邻家女孩类型,但等大家气氛稍微活络,没这么尴尬后,才慢慢从话题中,发现小瑀的优点。
 
记得是聊到关于柴烧壶的话题吧,我跟小俩口介绍我最近迷上的柴烧壶,刚从三义买回来两尊我觉得很美的作品,还惺惺作态的跟他们介绍(事实上我也刚接触不久XD) 结果马上就被小瑀委婉的纠正,关于柴烧壶的一些工法。当下我跟阿正都蛮诧异的,一个女孩子家这么懂烧柴(没有恶意,只是毕竟女孩子喜欢这方面的东西,还是比较少的) 深聊后才知道,原来小瑀的父亲也有在玩柴烧壶,还跟我说明了柴烧壶是从日本流行过来的,但大陆其时才有更成熟古老的技术,算是日本替我们发扬这个工艺文化。
 
聊了一个下午,我总算了解到为什么,阿正会被小瑀吸引,虽说小瑀外表没有小A这么骚气(小A大家就想像,偏向8+9但是又没这么8+9那种,骚底夜店妹) 但外表清秀,淡妆直发,身材以我长年累月的看妹经验推估,大概164 47(+-3) C或者B (均均说C),我觉得最吸引我的,除了眼妆化的好看(没办法我是眼控),内涵跟谈吐才是屌打小A的关键。
 
(大概是有钱人家的千金吧?) 我心里暗自猜测,与我猜测的不远,阿正跟我证实她家过得小康,我笑了笑,说阿正这小子上辈子修了多少福气,怎么女人缘这么好,总是能有不错的对象,他小子也回我: 这是一万步笑五千步吧!
 
一万步,也给你吃了两三千步有了吧........随便推估,阿正跟均均打过的炮数,至少都有一百,频率之高,我都很好奇问过他,为什么都干不腻均均?阿正都只是摇摇头答不知道。也由于这种重度依赖,让阿正在戒断他与嫂子的\"深度交流\"关系时,显得格外困难。
 
端午连假时,我们夫妻约了阿正、C情侣以及一个阿正的朋友,6人到我们在熟悉不过的垦丁玩,算是透透疫情恐慌不敢出门的闷气,但有鉴于对人群仍有不安,所以我们找了间在船帆石那边的高级民宿住(这里就稍微广告一下,毕竟民宿接待对我们很好,就是白色那栋,很美那间)6人住2间四人房,两天一夜的行程原则上就是看海吹风,有想去哪得自己去,我跟老婆大人每次到垦丁,都只为了那顶炙热艳阳与那遍蔚蓝的海天一色,这算是南部人的福气,能与垦丁这块宝地如此之近,屏除掉以往在地人不合理物价的陋习,垦丁仍然是台湾的珍宝,少了大陆仔的荼毒后,现在旅游品质好上不少,希望大家也可以好好支持爱护一下!
 
而说到其他人为什么这么爱跟我们到垦丁,我想应该就不是为了什么阳光什么海了,他们只是单纯跟屁虫来蹭个旅游费,加上晚上由他们嫂子带来的种种福利。整个旅游,最让他们感到兴奋的,莫过于抽签决定谁跟我们同房的时刻了!抽中的幸运者,几乎等于晚上有得乐了。
 
原本幸运得主是阿正的朋友,这让我怪尴尬的,毕竟在那当下,我还不知道原来他跟老婆大人早就\"蛮熟的\"了,我还问均均晚上怎么搞? 她笑了笑,才跟我说明,这位阿正的朋友,就是之前她陪阿正一起去聚餐认识的,阿正有带他一起去夜店玩过(这样说大家应该就稍微明白了吧,对方知道均均是很会玩的那种人妻,只不过他还没真的见识过抽到同房签的福利,究竟多福利就是)。均均询问了我的感觉,如果有不妥她会请阿正跟他朋友换房,这让我着实犹豫了好大一下,毕竟跟对方没有到非常熟,但又有点鸟痒痒的,看我踌躇,均均深知我拿不定主意,于是就语带挑逗的问:
 
“老公小脑袋瓜在想什么呀? 该不会是在幻想我跟XX(阿正朋友名)”被说中的我感到略显尴尬....
“你们多\"熟\"啊?”我提问。
“就一起跳跳舞喝喝酒而已啦!”均均回答,正确翻译是: 跳舞磨蹭,摸奶,喇过舌。“要试试看嘛老公~”
我还是非常犹豫: “可是还是有点怪怪的感觉。”
 
看我没有当机立断,均均于是进一步跟我确认尺度:
 
1.穿的露一点? (我点头)
2.言语调情?(我眼神表示: 我有办法阻止你吗..)
3.肢体接触?(我表示: 请详述)
4.让对方楷油?(请老婆大人自己斟酌)
5.帮对方摸?(我:.......)
6.帮对方口交?(我:.....干.....)
 
均均在一旁嘻笑看我又兴奋又踌躇的样子........幸好我的心腹阿正,跑到我们房间,主动提出换房,原因是他怕我觉得根不太熟的人同房很怪,于是阿正的朋友带着努力隐藏,仍一丝透露的失望情绪,提着包包离开,待我们三人目送他离开后,均均突然雀跃地跳到床边坐着,拉起连身洋装,两脚大开,笑咪咪的对着阿正说: 宝贝,来舔舔。
 
洋装下一丝不挂,坚挺雪乳、白虎嫩穴,原来从出门就做好被揉佞的准备了......我跟阿正都呆住了,我们丝毫不知情原来均均真空出门这件事.....这让她感到一丝不悦,两个最亲近的男人都没用心关注她,倒是阿正的朋友早就发现这件事,那眼神直钩楞楞的,时常在她全身上下游移。
 
“我今晚去给他干好了....他才能懂我的巧思”......均均撒娇道。
 
阿正反应也快,立刻扑上前去服侍女王,让她赶紧消气。我也准备上前展开一场大战,不料房铃响起,我上前查看,是c跟她女友,过来问我们要不要一起去前面的沙滩,想说C的女友不常跟我们出游,如果我们三个关在房里,好像也有点奇怪,所以我只好牺牲了,留下阿正与均均两人在房里大战,就在我换上拖鞋要出发之前,均均很故意地说: “原本还很期待享用两只棒棒的说~ 还是等等叫XX(阿正朋友名)过来。”我给了均均一个超大白眼,就出门去了。
 
傍晚回到房里,两人正呼呼大睡,也不知道战了几个回合,累得直到我洗完澡出来,他们才陆续醒来。
晚餐我们一行人到大街上各自解决,就带了几手啤酒小菜回民宿小酌,几番酒酣耳热后,C的女友提前回房梳洗休息,毕竟我们几个男生聊的她时常无法参与,但跟均均又没这么对频(这大概就是比较她少参与我们出游的原因)。她的离开,象征著男性们的解放,大家话题可以往更智障咸溼的方向去了,而均均看在场只剩男性,天生淫娃的一面也就可以展现了。于是她先去洗了澡,换了背心跟真理短裤回来,而各位男士们一番酒意,也懒得掩饰眼神了,直愣愣的欣赏着眼前的美景。
 
其实就均均没穿内衣裤身着清凉居家服这点,可能连C都觉得不意外了,但看在阿正的朋友眼里,那是何等火热,内心澎湃的让他满脸胀红,都分不清是酒精还是均均的姿色造成的了,而为了让他更加兴奋,均均选择他旁边的位置盘腿而坐,简单的盘腿坐,就让阿正的朋友鼻血都快喷射出来了,想必是看到什么春光了吧。而我也猜对了,均均事后说她故意拉开裤管给对方欣赏白虎妹妹,后面跟他聊天,也会刻意把手放在对方大腿上,我听玩直点头,心想: 恩,可以,这很老婆大人。听到这里,都是均均勾引男性的拿手好戏,唯对方也属于比较色大胆那种,都被露穴诱惑了,也没什么好客气的,就把大腿的手拉到自己的裤裆上,均均很识趣的一边按压,一边观察我们其他人有没有发现(一般人觉得绿绿der颜色,幸好我已经被调教到分不清浅绿色跟白色的差异了,哈)
 
只能说均均的动作也够小心翼翼,抑或是我们其他人都太迟钝,如果不是事后被告知,我们可完全不知道这回事。
 
摸得有点兴奋,均均凑上耳边,问要不要进去摸? 对方都还没同意,均均的就从海滩裤缝里溜进去,一把就握住那兴奋已久的大屌,用大拇指侧边沿着圆周,绕圈磨蹭著环形沟槽。桌下的淫秽已经演变至此,而开始察觉怪异的人,是阿正,他察觉到均均正在的手不太对劲,就赶紧找了借口要男生起身,陪他去便利商店买菸。当下其实我跟C都没太关注这件事,唯均均觉得玩得正开心被打断,感到不悦,就跑去床上玩手机。
 
待阿正他们回来后,阿正就嚷嚷着说累了想睡了,看时间差不多,大家也就散会了。等隔壁房离开后,阿正就问了他嫂子刚刚手在干嘛,均均也一五一十的告诉我们,我们也一五一十的用老二反应了我与阿正内心的绿帽情节。阿正怕我生气,随即跟我道歉,说他不知道XX是这种不识相的,对嫂子动手,我也示意说没关系,毕竟阿正朋友也不是第一个吃了嫂子的饺子,也想吃嫂子的那种了,虽然均均在跟异性玩之前,都会让对方明明白白知道她是人妻,而且有小孩稳定的家事,但还是有蛮多男的并不在乎,只想上她的。应付这些人,被拒绝后比较识趣的,均均就会跟对方发展成话题没有极限的聊色关系,没有极限的部分之后再慢慢分享;而对于那些死缠烂打的类型,封锁的封锁,拒绝往来的拒绝往来,只是这样白目的人现在也就几个。
 
表示完没关系后,我们三个随即展开久违的二王一后,只是才脱光而已,阿正的新女友电话就打来了,阿正急急忙忙地跳起来接,唯唯若若的跟对方报告一天的行程。
 
各位观众! 这个时候,大家应该知道接下来剧情怎么发展了吧?  没错! 就是你们想的那样。
 
均均静悄悄的爬到阿正面前,此刻我们都知道她想干嘛,所以她也就直接来了,屁股翘的更高,上身趴的更低,双手撑下阿正身后,微微张嘴让阿正的肉棒缓缓莫入口中,眼见此景,我也缓缓的移动到老婆身后,挺起棒子也莫入湿润的小穴里,我与均均都小心翼翼地动着,阿正也缓缓地躺下来,方便均均调整角度。待电话挂上后,我们三人随及开战,享受了美好春宵。
 
隔天( 对没错,隔天,性爱细节那些让大家脑补就好,反正过程都差不多XD)
我边吃着早餐,边想昨夜的疯狂,总觉得虽然刺激,但是不是很好,就找均均跟阿正讨论。这对于均均来说,当然不是问题,她挺乐意当吃人男友的婊子,她也不是新手,但阿正在背叛女友上则完完全全是新手了,内心满怀罪恶感的他,说再他女友接受之前,还是先暂停好了。(然后之后他们还是忍不住约了几次,到现在,才终于没有搞鬼了),这算是这趟垦丁行的意外影响。
 
回到家不久,均均叫着我,将手机地到跟前,说阿正的朋友想约她出门,我笑着说:“不意外阿,妳昨天这样玩他,他约妳肯定想约炮。”均均对着我的话回应:“我跟他出门会不会有危险,老公要保护我吗~”我冷眼看了装可爱的老婆大人,说道:“我应该要保护的...是对方吧....”我这话逗得老婆大人哈哈大笑。
 
老婆大人拿起手机,回复对方,问要去哪? 对方用了传统套路,说有批牛肉很便宜......阿不是,是有家餐厅很好吃,均均白了白眼,就问对方: 还是直接约摩铁? 反正都会去那里。对方挺沈稳的,说如果到时候她逛街累了再去(矮哦,有套路)
均均决定更加直接,就问对方: 你是不是想干人家?+(疑问表情)。这个快速直球,让对方过了数分钟才回复,用了个猛点头的贴图。均均看已经钓到对方后,就拨了对方冷水,回道: 可是我老公不允许耶,昨天帮你摸摸,已经害我被念了...sorry~~~帮你摸很极限了.....
 
对方传来: 是喔.........(失望贴图).........好吧
均均紧接着又钓了对方: 不要失望啦! 说不定哪天获准可以帮你吹吹哦~ (爱心)
 
我在一旁看,内心再想:  马惹法克,妳哪里需要获准......
奇人奇事未解之谜世界之最奇异生物宇宙探索

本月排行